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新疆哈密“国宝绣娘”阿加汗:绣针下的创新与传承

【发表时间:2020/2/14 11:00:58来源:】

  中新网哈密8月18日电 (孙苗苗)唧唧复唧唧,“绣娘”当户织。8月中旬,在哈密皇室第七代刺绣传承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阿加汗·赛买提家的工厂里,绣花机上几十个绣花针一起上下跳动,一连串的声音整齐又规律。随着有节奏的声音,几十幅刺绣花样渐渐成型,丰富、饱满起来。而这些机器所绣的图样,正是64岁的阿加汗所设计的。

  度过十余年“空白期”的传承人

  阿加汗生在“刺绣世家”,天生就和刺绣有着不一般的联系。

  早在第一代哈密回王时期,回王府就因为喜欢苏绣、京绣,特地从全国各地请来数十名绣娘,为哈密维吾尔族妇女传授刺绣技艺,从而为哈密培养了第一批本土绣女,阿加汗就是本土绣女后代中出类拔萃的一位。

  其实,阿加汗学习刺绣的经历颇为坎坷。那时候她家里很穷,母亲白天要干农活,晚上才能教她绣花。父亲觉得绣花费油,干脆不让她学了,但是阿加汗太热爱刺绣了,于是就把窗户开个缝,在月光底下绣花。谁知在阿加汗上初中时,母亲得了一场大病,她停止了对刺绣的学习,随家人带着母亲四处求医。之后母亲病逝,阿加汗出嫁、生下儿女,这一晃就是十余年,没有拿起绣花针。

  一直到孩子都慢慢长大,阿加汗在36岁那年才重拾技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多次揽获奖牌,并在2010年荣获新疆自治区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13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荣获国家手工艺品金奖个人等多项荣誉称号。如今,阿加汗从新疆财经大学毕业的儿子买合木提是家庭企业阿加汗特色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她的两个女儿也继承了她的衣钵。

  或许正是这样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让阿加汗对刺绣的理解更深,也更有自己的坚持。

  “作为传承人的后代,我们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

  不管是在多么艰苦的岁月,阿加汗也从没有忘记传承刺绣手艺的使命。她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培养她对刺绣的热爱,并且对大女儿巴哈尔古丽格外严厉,有时候要求她必须从早绣到晚。除了学习刺绣技艺,阿加汗还会给女儿详细讲述图案背后的历史、特点、风格等等,将对刺绣的理解融入到技艺的传承中。

  “妈妈说必须保留传统技艺,让别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哈密维吾尔族的刺绣,而不能只是好看,却没有自己的特色。”巴哈尔古丽说,“在妈妈眼里,传统刺绣不只是维持生计的手艺。作为传承人的后代,我们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

  作为“刺绣世家”,阿加汗一家人一直在传统与创新之间努力探索。她们较为一致地认为,可以接受传统刺绣在用料、形状、用途、颜色等方面的改变,但是在绣法和工序上坚决不能改变,因为绣法和工序是哈密刺绣最核心的特点。

  除了继承传统之外,阿加汗还热衷于在传统的哈密刺绣中加入自己的创新元素,如今,阿加汗保存和创制的刺绣图案有300多种,17岁的外孙女古扎丽努尔·斯坎旦耳濡目染,立志要当一名服装设计师,现在已拥有设计专利49项。传统的小花帽都是圆形平顶的,在美观、便携方面相对较差,阿加汗将传统的刺绣技艺与现代时尚的理念相结合,设计出一种有棱角并可以折叠的小花帽。

  多年来,凭借滴水穿石的功夫,阿加汗已领悟和掌握了哈密维吾尔族刺绣传统技艺的精髓。见绣如见人,用在她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妈妈认为手工的绣品是有感情的,她能看懂绣品的情绪,能够从一个绣品中判断出绣它的人是高兴还是生气、属于哪个乡镇,以及年龄阶段。”买合木提·买买提说。

  认真、执着与坚守的精神,正是无价的财富

  拿起绣针,阿加汗比任何时候都快乐。“母亲绣花的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我什么都可以说出来,说什么都会答应。被针扎了也没事,不疼。”聊起母亲绣花时的状态,买合木提·买买提笑着说。

  不过有时候,买合木提跟阿加汗的想法会有冲突,体现了两代人对于刺绣的不同理解,甚至是不同的人生观念。

  买合木提毕业后曾在伊吾县人民法院工作,后来辞职“下海”,注册了网站,把妈妈、姐姐的绣品拍照挂在网上。阿加汗对此并不满意,觉得公务员的身份是“铁饭碗”,不该轻易辞职。但买合木提看中了刺绣市场,觉得这个大有可为。

  创业初期,阿加汗和女儿加班加点赶制刺绣品,买合木提也从其他手工艺人处收购产品。随着订单越来越多,手工刺绣劳神耗时,完全供不应求。于是,买合木提购买了电脑刺绣机,由阿加汗设计图样,机器大批量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很多人喜欢妈妈手工做的帽子,但却买不到,所以我想用机器仿制妈妈的小花帽,但母亲不高兴。”买合木提说,妈妈愿意为机器设计适合市场需求的容易销售的刺绣图案,但她自己的手工作品是能表达自己感情的、独一无二的东西,所以手绣的图案她不允许用作机绣。

  在阿加汗眼里,刺绣作品是情感和艺术的寄予,因此她更热爱手工绣品。她觉得,机绣出来的绣品全都一样,看着华丽漂亮,实则没有生机和感情。但是在买合木提眼里,刺绣应该是一门可以扩大产量的生意,他觉得机器绣品在新疆更好卖,所以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赞同母亲的想法。

  随着眼界的扩大,买合木提慢慢发现,虽然机绣在新疆有市场,但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市场中,手绣产品的价值和价格都大大高于机绣。他终于渐渐理解母亲的理念:“我只看到新疆本地的市场,但母亲是着眼全国和全世界的。”

  作为国家级传承人,阿加汗先后给近2000名绣娘做过培训,并且不断地收纳和保存传统的刺绣物件,在儿子的协助下,她于今年1月份建起了一个小的民间刺绣博物馆。走进博物馆,服饰、被褥、包包等精致的绣品玲琅满目,馆内目前藏品200多件,最古老的距今约200多年。而这些仅仅是阿加汗收藏的一部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梳理哈密维吾尔族刺绣的历史、特点等,保护与传承传统刺绣。

  对于哈密刺绣来说,阿加汗对于刺绣技艺的钻研,以及认真、执着与坚守的精神,正是无价的财富。(完)
更多精彩:
阳光在线 yangguangzaixian.net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